Friday, September 17, 2010

down

每一次喘不過氣的當下都以為自己就要窒息而死,回過頭來依然看得到自己的身影站的好好的,哪怕不是直挺挺的站著,還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一對耳朵,那到底有什麼改變了?

1 comment: